第三百三十七章 玄蛟鳞 - 元尊

第三百三十七章 玄蛟鳞

石台之上,周元与卫幽玄面对而立,两人的目光都是幽冷如刀锋,隐隐有着令人心悸的寒意在流淌出来。 山崖周围,诸多视线都是紧紧的锁定在两人的身上。 今日这场洞试,无疑是有些跌宕起伏,原本刚开始都是以为沈太渊一脉将会被卫幽玄一人血洗,颜面扫尽,然而谁都没想到,从一开始就没多少人寄以厚望的周元,却是会在那最后时刻站了出来,然后直接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,同样是凭借一人之力,生生的将对方两位出阵者摧枯拉朽般的推翻。 最后,双方都只剩下了一人... “这周元,还真是有些不简单,今日如果他真能打败卫幽玄,恐怕日后苍玄宗将会无人不知...” “以太初境三重天的实力,将两位五重天轻松的击溃,这般底蕴,当真是有些难以想象。” “不过那卫幽玄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的实力极强,乃是货真价实的六重天,这般实力,已是能够和一些普通的紫带弟子抗衡了,周元能赢了冯羽两人,但想要在他的手中讨得好处,恐怕也没那么容易。” “的确,卫幽玄可不是先前的两人可比了。” “嘿,看来今日一场龙争虎斗在所难免,能够见到这般激战,此行倒是不虚。” “......” 诸多围观的弟子窃窃私语,此时场中两人,一人如虎,一人如狮,皆是凶悍无比,面对着同样强势的两人,谁都说不准究竟谁更强,一切,都得交过手才知晓。 在那山崖上,沈太渊与陆宏两人所在的各自石亭周围,门下的诸多弟子,都是紧张无比的望着场中。 在先前的时候,那陆宏一脉的弟子,还满面的轻松,显然已是觉得今日的洞试尽在掌握,可如今,那种想法已经被周元生生的打碎干净。 即便他们对卫幽玄依旧充满着信心,但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,他们可不敢再随意的出言讥讽,免得到时候出现意外,反而自家被打脸,颜面丢光。 陆宏的面庞,最为的阴沉,因为今日他想要彻底将沈太渊一脉打压下去的算盘算是落空了。 在其身后,陆玄音也是俏脸阴晴不定,她望着面色难看的陆宏,只能出声道:“宏叔不必担忧,那个小子,定不会是卫幽玄师兄的对手。” 陆宏面庞幽冷的点点头,眼下,也只能期望卫幽玄能够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。 ... “原本以为你只是来凑个数的,没想到,你才是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。”石台中,卫幽玄面无表情的望着周元,淡淡的道。 “不过,你的风头,也该出够了吧?” 当那最后一个字落下时,卫幽玄的眼神陡然间变得极其凌厉起来。 轰! 下一瞬间,强悍的源气陡然自其体内爆发开来,一波波的压迫呼啸而出,其脚下的石板,都是在那种压迫下不断的龟裂。 周围山崖上,一些围观的弟子都是面色微变,显然是察觉到那等源气威压之强。 六重天! 源气在卫幽玄周身嘶啸,那等压迫感,足以让得诸多五重天的弟子大感压力。 察觉到那卫幽玄周身的源气威压,周元双目也是微眯,不愧是六重天,那等源气,比起先前的冯羽,程鹰二人,不知道强上了多少。 这卫幽玄,的确不是省油的灯。 周元眼目微垂,气府之内,七百多颗源气星辰震动着,一股股精纯的源气流淌出来,最后弥漫了周元四肢百骸。 吼! 金色的源气,犹如数百丈的光柱,陡然自其天灵盖暴冲而起。 一缕缕的金光源气不断的垂落下来,将周元的身躯护在其中。 而那来自于卫幽玄的源气威压,也是在此时被彻底的隔绝。 轰! 两人的目光,在半空中对碰在一起,那一霎,犹如是天雷地火爆发,两人的眼神,皆是在此时变得冷冽如刀锋。 源气鼓动,震荡着虚空。 卫幽玄的身影率先暴射而出,身影宛如一抹闪电,同时他双手猛然一合,犹如环抱日月,狂暴的源气在其掌心疯狂的汇聚而来。 直接是形成了一颗狂暴无匹的源气光球。 他手掌一抖,那源气光球便是直接对着周元暴射而去,狂暴波动将空间都是震得微微的波荡。 “我倒是要看看,你这三重天,究竟能有多强的源气底蕴!”卫幽玄冷喝出声,他这般攻势,纯粹是仗着自身六重天的源气,想要生生的将周元的锐气压制下去。 而先前,周元也是凭借着源气之雄厚,从正面摧枯拉朽般的击溃了冯羽两人。 显然,这卫幽玄,也打算以同样的方式将他击溃。 源气光球在眼瞳中急速的放大,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压迫,周元双目微眯,脚掌猛的一跺,地面崩裂。 咻! 而其头顶之上,那数百丈左右的金光源气,也是在此时分化出了一道金色源气,宛如金虹一般呼啸而出,似蟒似蛟。 轰! 金色源气匹练,直接是与那源气光球凶悍的撞击在一起。 撞击的瞬间,狂暴的源气冲击波肆虐开来,周围的山壁都是被撕裂开了一道道的裂纹... 而周元与卫幽玄也是身处其中,然而彼此的身影,都是纹丝不动,任由那等冲击波肆虐,都是无法撼动。 两人就宛如暴风雨之中的两座巍峨山岳。 卫幽玄的眼神中,有着一抹惊异之色浮现出来,因为先前的源气对碰,周元并没有丝毫的落入下风,那也就是说,后者的源气底蕴,并不弱于他这个六重天。 “这场洞试,总算是能让我提起一点兴致了...”卫幽玄似是低声自语。 “幽影步!” 卫幽玄脚下源气流转,下一瞬间,他的身影忽然暴射而出,宛如影子一般的掠过地面,那等速度,快得让人肉眼无法察觉。 周元的身躯也是在此时虚化,犹如一缕烟雾,飘然而退。 嗤! 不过卫幽玄的身影在此时变得极为的鬼魅,宛如阴影一般,诡异的转折,然后便是在那无数道惊呼声中,直接是出现在了周元的面前。 两人不过半丈距离。 卫幽玄的嘴角,掀起一抹弧度。 他那掌心之间,有着光纹浮现出来,蔓延着手掌,整个手掌,都是在此时散发着异光,一股无法形容的锋锐之气涌现。 “破源手,碎指!” 他双指并曲,那两根手指之上,有着源气疯狂的压缩凝聚,指尖过处,空间都是被撕裂出了一道缝隙。 凌厉到了极致,杀机涌现。 就是这一招,之前的童龙,直接被卫幽玄轻易的洞穿了手掌。 指光在周元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,他目光微微闪烁,下一瞬,直接五指紧握成拳,源气一层层的覆盖而来,犹如是在拳头上形成了光甲一般。 “轰!” 周元一拳轰出,拳出时,前方的空气尽数的炸裂开来。 一拳一指,凶悍硬碰。 见到这一幕,周围山崖上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的捂住眼睛,连连摇头,这周元莫非忘记了卫幽玄的破源手专破护身源气吗? 先前童龙就是败在这招上面,而眼下卫幽玄这一招,显然威力比之前更加的凶悍。 而反观周元,竟然还敢以肉拳硬碰,实在是有些愚蠢。 “不知死活!”陆玄音望着这一幕,忍不住的紧咬银牙,冷笑出声。 轰! 而在那诸多目光的注视下,拳指在下一瞬,便是重重的硬憾在了一起。 卫幽玄的嘴角,有着一抹讥讽缓缓的掀起。 不过,那抹讥讽刚刚浮现,便是在下一刻,陡然凝固。 嗤! 他的指光,的确是轻易的撕裂了周元拳头上覆盖的层层源气,可就在将要洞穿其拳头血肉时,周元的拳头皮肤表面,忽有着淡淡的青光浮现。 而就在卫幽玄的指光碰触到那淡淡的青光时,一股足以摧毁山岳般的可怕力量,便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啸而至。 咔嚓! 似是有着什么断裂的声音响起,剧痛自卫幽玄的指尖传递而来,令得他的面色,陡然一变。 狂暴的涟漪冲击开来,在那一道道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卫幽玄身躯一震,脚掌搽着地面倒射而出,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印痕。 卫幽玄脚掌一跺,地面崩裂,强行将身躯稳了下来。 他面色难看的低头,只见得双指鲜血淋漓,指骨都是有些碎裂开来。 先前那般硬碰,竟然是他吃了大亏! 他猛的抬头,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元。 而周元也是伸出拳头,淡淡一笑,只见得在其拳头表面,青光流转,仿佛是形成了一层淡青鳞片,流转着光华,显得极为的神异。 赫然是经过源髓洗礼,从玄蟒鳞蜕变而成的玄蛟鳞! “不好意思,我的拳头,出乎你想象的硬,你的破源手,恐怕破不了它。”周元淡笑道。 哗! 而此时,周围山崖那诸多弟子,方才猛的睁大了眼睛,惊天般的哗然声响彻而起。 谁能想到,两人这般凶悍的交锋,竟是周元率先取得了上风! 卫幽玄的破源手,竟然被周元给破了! 石亭中,就算是陆玄音,都是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,俏脸铁青。 app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