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六章 力斗徐炎 - 元尊

第三百七十六章 力斗徐炎

嗡! 八百丈的暗青色源气冲天而起,搅动着风云,凌厉的剑罡散发出来,令得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剑鸣之声。 这徐炎一出手,便是展露出了太初境七重天惊人的实力。 周元的面庞,也是愈发的凝重,手掌紧握天元笔,面对着此等强敌,他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。 轰! 而就在徐炎源气冲天的那一瞬间,在那另外的九座峰顶之上,也是陡然间有着九道强悍的源气爆发开来,赫然都是达到了太初境七重天的实力。 显然,其余九峰上,战斗也在拉开。 不过,那九道强悍源气跟徐炎这边比起来,却是有着一丝保留的味道,显然正如徐炎之前所说,都会给这些后进师弟师妹一些颜面... 但徐炎,显然丝毫不打算如此。 这种感觉,即便是山脉外的诸多弟子,都是能够察觉到。 不过对此他们也只能惋惜的叹息一声,谁让周元这么倒霉,偏偏就撞见了剑来峰的徐炎,若是撞见其他峰的人,恐怕还能通融一下。 在山脉外的河流中,陆玄音从其中升空而起,狼狈的落到岸边,她抬头望着那一座峰顶上爆发出来的凌厉源气,美眸中掠过一抹恨意。 先前在周元面前,她可算是丢光了颜面。 不过在恼恨之余,又是有些畏惧,周元先前暴刺而来的无情凶悍的目光,令得她心头微微发寒。 这让得她有些没有勇气再跟周元做对,但或许是老天给周元的眷顾用光了,这家伙此次又倒霉的碰见了徐炎。 “周元,你也别得意,徐炎师兄会让你知道,得罪我们剑来峰是多么愚蠢的事!” “这次的紫带选拔,你别想再进半步,至于魁首,你更别想了!” ... 啪! 峰顶之上,徐炎面噙冷笑,双掌猛然合拢。 唰! 那八百丈的暗青色源气猛然分裂开来,化为数十道源气光虹暴射而下,其形如剑,呼啸之下,散发着无比的锋利之气。 速度,也是快如奔雷。 头顶破空声响彻,周元身形瞬间虚化,身形犹如一缕青烟,闪电般的暴退。 轰!轰! 一道道青色源气暴射而下,碰撞到地面时,宛如巨剑,直接是生生的插了进去,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剑痕。 每一道青色源气的落下,都将会掀起巨浪。 而周元那虚化般的身影,便是犹如海浪中的一叶扁舟,随风摇摆,危险万分,稍有不慎,就是倾覆之危。 当最后一道青色源气呼啸而下时。 周元的脚掌搽着地面倒射出了长长的痕迹,他的面色极为的凝重,因为在他的身体表面,隐隐有着淡淡的血痕出现。 那是因为先前那些青色源气掠过时所带的剑罡所导致。 “不愧是老牌的紫带弟子。” 周元搽去手背上的一道血痕,徐炎的源气修为不仅雄厚,而且源气的品质,也是达到了六品程度,那种锋锐稍稍触及,便是对着体内侵蚀而去,如果不是他自身的通天玄蟒气品质更高,恐怕光是侵入体内的这些如剑罡般的源气,就能够让得他此时头疼万分。 按照他的估计,徐炎的源气,应该是六品下乘。 但所幸的是,他的通天玄蟒气,乃是六品顶尖,这或许是他现在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。 “你的源气品质不低么...竟然顶得住我这六品下乘的“青月剑气”。”徐炎望着虽然浑身有些血痕,但自身源气并没有丝毫紊乱的周元,眉头一挑,道。 显然,周元将那些侵入其体内的青月剑气,尽数的化解了。 “既然如此,那就更好了,免得我还担心不留情的话会将你打坏掉...”徐炎嘴角微掀,充满着寒意的道。 当声落的瞬间,徐炎脚掌猛然一跺。 “轰!” 只见得青色的源气犹如冲击波一般自其脚下横扫开来,转瞬间,便是弥漫了这天地间。 “青月剑毫!” 嗡! 漫天青色源气震动间,竟是分化开来,形成了无数道如毫毛般纤细的青色剑光,下一刻,亿万道剑光直接对着周元暴射而去。 在这种攻击范围下,就算是周元速度再快,都是无法躲避。 望着那铺天盖地呼啸而来的青色剑毫,周元瞳孔也是微微一缩,下一瞬间,他的身躯迅速的虚化,看上去有些透明。 “化虚术!” “天蟒鳞!” 他一声低喝,身躯之上,淡青色的鳞片浮现出来,覆盖身躯。 做完这些防御,周元依旧没有停下,挽起衣袖,只见得手臂上,有着一道源纹浮现出来,闪烁着淡淡的光泽,显然是早就刻画好的。 “琉璃金身纹!” 当其喝声落下,只见得那源纹瞬间蔓延开来,琉璃之色涌现,最后覆盖了周元身躯。 在那琉璃之光下,就连天蟒鳞,都是化为了琉璃之色。 此时的周元,犹如是一尊雕塑,但所具备的防御力,却是惊人得可怕。 叮叮当当! 而就在周元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,那无数道青色剑毫也是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,于是顷刻间,清脆的碰撞声在这峰顶响彻而起。 犹如一场青色剑雨,狂暴的呼啸而下。 山脉外,无数弟子吞着口水的望着这一幕,其他九座山峰现在才刚刚开始热身,而周元与徐炎这边,已经杀机毕露,双方下手,毫不留情。 “这徐炎也太狠了一些,这才刚开始,连他擅长的“青月剑毫”都施展了出来,这招就算是一般的紫带弟子遇见了,都只能掉头鼠窜。”有着弟子感叹道。 “没办法,之前周元团灭了剑来峰的弟子,现在徐炎必须让周元以最狼狈的姿态落败,才能够挽回一些颜面。” “也不知道周元能不能抗得下...” “......” 在那诸多窃窃私语声间,只见得那峰顶之上的铺天盖地倾泻而下的青色剑豪也是渐渐的稀薄,最终彻底平息。 无数道视线看向那一片狼藉的地面。 只见得那里的地面上,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深洞,这些深洞不过小指左右,但却一片漆黑,深不见底。 而在那片区域的最中央,周元保持着双臂交叉在面前的姿势,而在他的身体上面,插满了青色的剑毫,令得他看上去犹如刺猬一般,极为的凄惨。 徐炎望着这一幕,双目微眯。 咔嚓! 周元的身体表面上,似乎是有着细微的破碎声响起。 只见得那琉璃般鳞片,开始迅速的破裂开来,不过鳞片裂开时,也会令得那些插在上面的青色剑毫随之脱落。 短短数息。 琉璃般的鳞片尽数的落下,周元身体上的颜色也是恢复了正常。 他的身体表面,有着许多红色的小点若隐若现,隐隐有着血迹渗透出来,看上去有些狼狈。 不过徐炎见状,却是一声冷哼,讥讽道:“你这乌龟壳,还真是硬啊。” 这些都不过只是一些外伤罢了,周元显然是凭借着化虚术以及那鳞片还有最后的防御源纹,成功的将他这波杀招给承受了下来。 这让得徐炎面色有些不好看。 原本他以为这一招,足以将周元钉在地上动都动不了。 周元望着手臂上那许多的红色血点,面色也是微寒,至从进入苍玄宗后,他还算是第一次在正面交锋中,被压制成这样。 太初境七重天,果然厉害。 不过,这徐炎就算真是头猛虎,今日想要咬他这块硬石头,也得做好崩坏牙的准备! 轰! 周元嘴巴一鼓,源气呼啸,形成狂风,卷起漫天尘灰。 而他的身影,则是在此时消失在尘雾之间。 “化虚术大成么...果然擅长隐匿。”徐炎望着周元消失的身影,冷笑一声,眼目之中,也是寒光大盛。 “竟然还敢展开反攻,真是有勇气呢...” “也罢,今日我便让你知晓,什么叫做...蚍蜉撼树!” app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