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周元斗杨玄 - 元尊

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周元斗杨玄

当那最后一句话自杨玄的嘴中吐出来时,他那先前还有着笑意的脸庞,则是彻底的化为阴森之色,空气的温度,都是在此时骤然降低。 谁都能够感觉到,杨玄眼眸之中散发出来的阴冷杀意。 显然,他在为先前的走眼而感到有些羞怒,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未曾将周元放进过眼中,在他看来,后者只是一个他能够随手捏死的蝼蚁而已。 但先前那位圣宫弟子在一个回合间就被周元击溃,这显然足以表明,眼前的周元,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弱。 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,让得杨玄心中的杀意大涨。 在那周围,其他人也是感受到了杨玄眼中的杀意,当即都是对着周元投去了幸灾乐祸的目光,这个家伙,现在可算是彻底的激怒杨玄了。 周元的神色倒是颇为的平静,他的目光与杨玄对碰,空气仿佛都是在此时凝固。 杨玄的身躯上,开始有着极其雄浑的源气升腾起来,他的源气,呈现灰白的色彩,蕴含着一种古怪的阴寒之气。 源气波动,节节攀升,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。 短短数息,杨玄周身的源气波动,便是达到了七重天圆满的极致,脚下的地面,都是在此时渐渐的龟裂开来… 轰! 下一瞬间,杨玄眼神森然的率先出手,只见得灰白的源气宛如洪流般的席卷而出,宛如一头白蟒咆哮,唰的一声,便是在周元周围的半空中环绕。 阴寒之气弥漫。 然后那灰白源气中,有着无数约莫寸许左右的源气长针缓缓的凝现,这些长针约莫半尺,看上去一片惨白,阴寒缭绕。 “玄骨暴雨针!” 杨玄面庞冷酷,双手一合,只见得那无数源气骨针陡然暴射而下,宛如暴雨,笼罩了下方的区域,而区域的中央,便是周元。 显然,杨玄根本没有半点要试探的想法,一出手,便是不给周元任何躲避的机会。 这些骨针,乃是他自身源气所化,同时还融合了诸多源兽兽骨中残留的骨血,所以拥有着死气,侵蚀极强,一旦被击中,死气便会在体内蔓延,破坏身躯,极为的阴狠霸道。 所以,当其他人见到杨玄一出手便是杀招时,都是暗暗咂舌,心头对周元的同情倒是多了一分。 周元抬起头,他望着那密布视野的灰白影子,感受着那种萦绕的阴寒之气,双目微眯,双手也是陡然合拢。 璀璨的金光源气自其体内爆发开来。 隐隐的似是有着一道金蟒冲天而下,然后俯冲下来,笼罩周元的身影,金蟒盘踞,隐隐间,仿佛是形成了一座金色大钟。 “玄蟒大金钟!” 伴随着周元低喝的响起,一座金色大钟笼罩在了其周身。 唰! 无数灰白的针影呼啸而下,铺天盖地的轰在了那座金钟之上,顿时间,无数清脆的叮叮当当声音响起。 那方圆百丈内的地面,被射出无数漆黑的孔洞,深不见底,同时还散发着腥气,原本充满着生机的地面,都是在此时升起一缕缕的黑烟。 黑烟升腾,有些遮掩了视线。 灰白针影呼啸了半晌,终于是尽数的落下。 无数道视线立即投射而去。 “那周元,怕是直接被万针穿心了…” “杨玄这种攻势,七重天内,恐怕罕有人能够接下,那周元不过四重天,必然下场凄惨。” “……” 诸多的窃窃私语声响起,显然都是被杨玄这般攻势的威力所震慑。 左丘青鱼也是玉手紧握,水吟吟的桃花美目中,尽是担忧之色。 而那苏锻,则是眼露兴奋,咬牙切齿的道:“看你这次还死不死!” 在那无数道视线的注视下,黑烟渐渐散去,金光若隐若现,再然后,众人便是见到,一座金钟静静的矗立,金钟之上,布满着灰白的骨针,这些骨针深入一半,但显然并没有洞穿金钟,反而是被尽数的抵御了下来… 诸多瞳孔都是在此时微微一缩,失声道:“这么强的防御?!” 显然,这座金钟的防御,出乎了他们的意料。 那始终紧紧盯着场中的白璃,也是松了一口气,周元这个乌龟壳,还是一如既往的硬。 杨玄也是微微怔了怔,似也没想到此次的攻势会无功而返,于是他摇了摇头,道:“怪不得有胆子来这里,原来是因为有一道防御源术?” 周元这道防御源术,倒是有些不凡,竟能够挡住他的一击,不过可惜的是,挡得住一次,还能挡得住第二次吗? 轰! 不过就在他声音刚落的瞬间,金钟陡然散去,隐有龙吟响起,只见得九道源兽源气冲天而起,煞气滚滚。 “九龙典,九龙!” 九道源兽源气,迅速的融为一体,宛如一头巨兽咆哮而下,凶煞无匹的冲向杨玄。 显然,周元也是开始展开反击。 巨大的源兽源气咆哮而至,杨玄眼神毫无波动的望着,嘴角却是微微的掀起一抹轻蔑。 他伸出手掌,掌心间有着灰白源气滚滚涌动,一掌便是对着那咆哮而来的源兽源气硬憾在了一起。 轰! 狂暴的冲击波肆虐爆发,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自脚下蔓延开来… 杨玄的身影纹丝不动。 然而那被他一掌拍下的源兽源气,却是发出了一道哀鸣之声,最后竟是被他一掌硬生生的拍爆成了漫天源气光点。 那诸多投射于此的视线,都是吸了一口冷气,这杨玄竟然凶悍到这种程度… 先前周元的反击,也不可谓不凌厉,然而即便如此,最终却连杨玄的身影都未曾撼动,反被直接一巴掌拍散。 这是双方的源气雄厚程度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 杨玄眼皮微抬,森冷的盯着周元,嘴角的轻蔑愈发的浓烈。 “这就是你的手段?” 周元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,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施展九龙时,被对方如此轻易的破解,这杨玄的实力,的确是极其的强悍。 难怪连白璃,秦海两人联手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。 “如果你的手段只是如此的话,那你今日…恐怕下场会有些不太好了。”杨玄冷漠的盯着周元,淡淡的道。 唰! 他的声音刚落,周元的身影便是陡然虚化,宛如一缕青烟暴射而出。 杨玄见到周元依旧顽固的主动进攻,眼中也是掠过一抹讥讽之色。 “也罢,你执意寻死的话,那就成全你吧…” 他的双掌间,灰白的源气涌动,释放着惊人的波动。 周元暴射而出,短短数息,便是出现在了杨玄前方,他面色平静,手掌一握,天元笔在手中陡然膨胀起来。 雪白的笔尖划起锋锐的轨迹,刁钻狠辣的直指杨玄咽喉。 劲风呼啸,而就在雪白笔尖掠空而过的那一霎那,周元的心中,声音轻响。 “天元笔,破源!” 斑驳的笔身上,一道古老的源纹缓缓的亮起,紧接着,雪白的笔尖,似乎是有着黑光蔓延而过,转瞬间,笔尖便是变得漆黑如墨。 黑光掠过,带着晦涩之光。 此时的天元笔,收敛了锋锐,似乎变得普通起来,不过就在这一瞬间,那杨玄的眼神猛的一凝,直觉令得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。 漆黑笔尖在他瞳孔中急速的放大。 于是下一刻他双掌猛的一旋,灰白源气爆发,迅速的形成了一道光轮。 “圣轮术!” 嗤啦! 当那光轮成形的同时间,黑芒便是掠过,笔直的刺在了光轮之上。 接触的地方,似有黑光涌现。 再然后,那杨玄便是瞳孔猛的一缩,因为他见到,在那漆黑笔尖落下处,光轮竟是犹如薄纸一般的被撕裂而开。 “怎么会?!” 一道失声在心中陡然响起,这圣轮术就算是之前的白璃二人都打不破,怎么眼下,却是被一个四重天的周元,轻易击穿? 黑芒直刺咽喉,千钧一发之际,杨玄双掌一震,圣轮术猛然逆转,那股强横的力量,终归是令得那道黑芒忽的一抖。 源气肆虐。 两道身影错身而过。 无数道视线眨也不眨的投射而来。 再然后,便是有着一道道吸冷气的声音响起来,因为他们见到,周元手中黑笔的笔尖,有着鲜血滴落下来。 而那杨玄的肩膀处,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血痕,鲜血瞬间沾染了衣衫。 哗然声爆发。 谁都没想到,杨玄….竟然被周元所伤! 在那后方,白璃,秦海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,他们先前联手苦战许久,都未曾让杨玄挂彩,然而周元不过短短一会,竟就让杨玄见了血?! “怎么会这样?!”他们震惊的望着周元的身影。 周元低头看了一眼笔尖的血迹,眼中却是掠过一丝惋惜,先前他原本是打算刺穿杨玄咽喉的,但可惜后者实在是太过的棘手,竟是在最后关头,生生的扭转了他的攻击轨迹。 天元笔在周元的手中轻轻一震,将鲜血滑落。 他也未曾看向后方的杨玄,只是道:“看来想要我死在这里,你还得多努点力…”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中,杨玄缓缓的偏头,他望着肩膀上的血痕,脸庞似乎是微微的抽搐着,渐渐的,则是有着极为狠毒的狰狞一点点的涌现出来。 “我今天…” “要废了你!” 轰! 那等杀意,冲天而起,宛如实质,令得无数人心头一凛,眼中有着惧色升起。 杨玄,似乎要暴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