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一章 查探黑渊 - 元尊

第七百一十一章 查探黑渊

大周边境,黑渊。 周元与夭夭立于一座山头上,遥望着这片多年后依旧混乱的地域,此地自从黑毒王被他收服后,混乱依旧持续。 诸多各国的凶人,因为追杀,皆是躲进黑渊中,令得此处藏污纳垢,血腥无比。 不过这黑渊内虽然存在着诸多势力,但这些年来,却并不敢骚扰大周边境,毕竟,黑毒王被收服之事,算得上是前车之鉴。 而如今大周打败大武,声势鼎盛,这黑渊内的诸多势力,更是不敢作乱。 “此处的天地间,残留着极为可怕的波动。” 周元面色凝重,那种波动,历经无数岁月,却依旧残留,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,恐怕就是远古那场雷罚所留下的。 当初第一次来黑渊时,他连养气境都未曾达到,自然无法感应,但如今踏入神府境,却是能够察觉到那些恐怖。 “据说这黑渊极为的辽阔,其居于苍茫大陆最北,直达大陆边缘,而如今黑渊这些有人存在的地方,不过只是极为外围的一块,而那内围之中,残留的雷罚更为可怕,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。” 周元眺望着黑渊极深处的地方,道:“我们此次,就得去往最深处探查了。” 夭夭抱着吞吞,她望着眼前的地方,也是有些怀念,道:“你那银影,便是在此处得来呢。” 周元点点头,道:“不过可惜,现在银影对我的增幅开始减弱很多了。” 伴随着他如今踏入神府境,即便是催动银影,那种增幅,也是大不如从前。 “那是因为如今的银影,只能够达到太初境的层次。” 夭夭揉了揉吞吞柔软的毛发,红唇微启:“不过你也莫要太小看这银影了,它乃是那远古宗派战傀宗最为巅峰之作,我当年就说过,它拥有着成长性。” “可是你研究了这么多年,也没让得它成长起来。”周元嘟囔道。 夭夭那如白玉般的玉颜上,竟是在此时极为罕见的出现了一抹微红之意,她贝齿咬了咬嘴唇,明眸瞪着周元,辩解道:“你,你真把我当做什么都会吗?!” 微微的有点恼羞成怒,因为这些年来,她表现出来的人设就是完美型的,似乎就没什么她不会的,但对于银影这种由一个远古宗派无数先辈的智慧结晶的产物,她这些年虽然有所理解,但至于如何让它成长,也还未曾完全搞明白。 瞧得夭夭这罕见的恼羞成怒,周元呆了呆,只是因为此时的她,太过的灵动与美丽了。 好半晌后,他方才回过神来,美滋滋的道:“真好看。” 他知晓,夭夭这般模样,也就他有这般福气看见。 夭夭白了他一眼,玉手拢了拢鬓角的青丝,没好气的道:“还想不想走呢。” “走,走。” 周元大笑一声,然后袖袍一挥,便是有着金色源气席卷而出,卷起他与夭夭,便是化为金光破空而去,迅速的对着那黑渊内围深处疾掠而去。 两人一兽,不过短短两个时辰的时间,便是穿过了黑渊外围。 而随着深入,黑渊中人迹愈发的罕见,整个天地间,一片荒凉,死寂,毫无生机。 当年的那场雷罚,似乎是将此地的生机尽数的磨灭,即便是这么多年后,依旧没有半点生机出现。 一天下来,周元二人没有见到任何活物,而且随着深入,他们能够感觉到,天地间散发着一种极端暴躁的毁灭气息,那种气息,比起外围强烈了许多倍。 而且,那种气息能够侵染人心,引人疯狂,所幸周元二人如今实力不弱,源气运转下,方才将那种侵染给隔绝。 不过,当夜色来到时,这黑渊的天地间,似乎是有着狂暴的雷声响起。 明明天空上没有雷云,但那雷声依旧不休,宛如是从远古传来。 而当那狂躁雷声响起时,连周元都是面色凝重,那种侵染,在夜色中急速的增强。 到得后来,周元也不敢再冒夜前行,而是寻了一座山,开辟出山洞,带着夭夭,吞吞躲了进去,洞口封闭,还刻画了源纹屏蔽,这才撑了下来。 而经历这夜雷声,周元对于黑渊也是更加的忌惮。 在山洞中熬过一夜后,周元他们方才再度启程,在这黑渊内围,小心翼翼的查探。 ... 三日后。 黑渊深处,一座光秃秃的山顶上,周元有些沮丧的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死寂大地,这几日的查探,并没有任何收获。 这黑渊深处,犹如一片死地,并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。 “看来想要找到苍玄圣印的线索,没那么容易。”周元冲着夭夭苦笑道。 夭夭柳眉微蹙,她凝视着死寂天地,沉吟了片刻,道:“这黑渊中,除了死寂,的确没什么特殊的地方...” “而唯一要说特殊古怪之处...” 她转头看向周元,道:“或许就是那夜雷之声了。” 周元一怔,皱眉思索,那夜雷声弥漫着狂躁,能够干扰人心,令人发狂,他们这几日间,皆是躲避于山间,屏蔽夜雷。 黑渊的夜,颇为的可怕,但想要找寻隐藏在其中的秘密,难道也得自黑暗中寻找吗? 周元目光闪烁,片刻后,便是不再犹豫,咬牙道:“今夜就不躲了,看看能否自那夜雷中发现什么。” 夭夭螓首微点,眼下也只能如此试探一下了。 周元见状,便是直接盘坐下来,他望着高空上斜落的夕阳,夜色已然不远。 时间悄然的流逝。 待得那夕阳最终落下地平线的一刻,天空再度变得黑暗下来,紧接着,周元便是眼神一凝,他听见那神秘的狂躁雷鸣声,再度如约而至。 轰轰! 雷鸣回荡于天地间,宛如狂躁的毁灭之兽在咆哮。 金色的源气笼罩在周元周身,源气在此时剧烈的震荡着,但源气的防御,效果并不是特别大,因为周元已经感觉到,随着雷声的响彻,一丝狂躁之意,渐渐的在心中涌现。 他的双目中有着一抹赤红浮现,呼吸都是变得加重起来,有着一种毁灭的冲动。 “这夜雷声能够穿透源气,侵染神魂,所以需得以神魂对抗。”一旁有着清澈的声音传来,自然是夭夭。 周元闻言,深吸一口气,压制着心中的狂躁,双目闭拢。 眉心间,神魂之光剧烈的闪烁。 “混沌神磨观想法!” 周元直接是运转了观想法,顿时意识陷入那混沌中,那混沌神磨缓缓碾压而过,带来古老的震荡,与那夜雷之声抗衡。 两者僵持,许久之后,终于是混沌神磨更甚一筹,渐渐的将其压制而下。 心中的狂躁,一丝丝的退去。 周元紧闭的双目睁开,眼中恢复清明,他凝望着陷入黑暗中的大地,夜雷之声,依旧是在若有若无的响起,只是如今听来,却不再像是之前那般的遥远。 “听出什么了吗?”夭夭道。 周元沉默了片刻,眼中有着一抹惊异之色涌现出来:“雷声,似乎是有来源之处!” 在抵御下那种雷声侵蚀后,他终于是分辩出来,那雷声可并非是从远古而来,而是有源头! “走!” 他低喝一声,身形率先疾掠而出,对着那雷声的源头方向而去。 两人自黑夜中掠过。 不过雷声飘荡,仿佛没有痕迹,极难追踪,周元与夭夭轮流以神魂感应,这才能够勉强的跟上... 但即便有着夭夭帮忙分担,但周元最后依旧是眉心刺痛,那是神魂消耗太大的迹象。 好在的是,这般追踪,持续了两个时辰后,终于是抵达了尽头。 周元与夭夭身形落在了一座巨大的怪石上,他们举目四望,这里一片黑暗,甚至连地面,都是漆黑无比,宛如黑色的海洋。 周元凝视着前方的大地,袖袍一挥,一道金色源气呼啸而出,重重的轰击在了大地之上。 轰! 那源气落下,大地顿时剧烈的一颤。 紧接着,那里的地面开始崩塌,有着璀璨之光自大地深处涌现出来,轰隆雷鸣,响彻天地。 周元目瞪口呆的望着前方,只见得随着地面不断的崩塌,那里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,而此时,那深坑之中,无数雷芒闪烁,竟是形成了一座深不可测的雷池... 雷光咆哮,仅仅只是泄溢而出的波动,便是让得周元头皮发麻,感觉到了毁灭之意。 “这是当年那雷罚所留下的力量,它们在此汇聚,恐怕也正是因此,即便是诸多岁月之后,这黑渊依旧没有生机诞生。” “它们在磨灭这片大地的生机,令其永远死亡。”夭夭俏脸微凝,缓缓的道。 周元没有说话,而是忽然身躯一颤,脸庞上有着一抹痛苦之色浮现出来。 “怎么了?”夭夭急忙问道。 周元眨了眨眼睛,在他眼瞳深处,一道圣纹在不断的旋转,释放出炽热之意,犹如是要将他的眼瞳灼烧一般。 他摊开手掌,掌心的地圣纹,也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来,引得那一片血肉,都是渗透出血丝。 神府之中,盘踞的“天诛圣纹”,也是在发出剧烈的嗡鸣之声。 周元的脸庞上,有着浓浓的震撼如潮水般的涌现出来。 他望着夭夭,声音嘶哑而颤抖的道:“圣纹有反应....” 夭夭心间也是一震,轻吸了一口气。 圣纹有反应,那也就是说...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苍玄圣印所在?! 8)